汽車美容-汽車保養,汽車烤漆,打蠟
    關於我們   保養項目   美容項目   汽車烤漆   汽車打蠟   最新消息
最新消息 > 小豬短租陳馳:開始我媽都不肯把房子拿出來做短租

文章来源:由「百度新聞」平台非商業用途取用"http://money.163.com/17/0116/07/CASS5P1A002580S6.html"

(原標題:小豬短租CEO陳馳:剛開始連我媽都不肯把房子拿出來做短租)小豬短租CEO陳馳這幾年剛剛在中國火起來的短租行業,與其說做的是租房生意,不如說做的是信任的生意。分享經濟聽起來簡單又美好,但要說服別人打開自己的家門讓陌生人進入,終究不是一件容易事。在中國,成規模的短租平臺中,小豬短租被認為是最原汁原味的住宿分享經濟模式,它鼓勵房東們向素不相識的房客分享自己的家,哪怕只是拿出家里的一間房。在接受澎湃新聞記者專訪時,小豬短租CEO陳馳講述起自己創業以來的種種經歷:他遇到過投資人跳票、遇到過拓展房源時的瓶頸……從2012年白手起家創立小豬短租,到如今月交易額超過1億元,陳馳所遇到的大大小小困難無一不源于信任感的不足。“或許誰都想不到,其實創立小豬以來,讓我覺得最困難經歷是說服我媽拿出她的房子做短租。”陳馳告訴記者,那是在他迫切希望拓展房源的階段,但母親強硬的拒絕卻一度令陳馳產生了極大的挫敗感。“如果我連自己媽都說服不了,我還怎么說服別人拿出自己的房子做分享?”在陳馳看來,他創業的故事其實是一個又一個建立信任的故事。當陳馳的母親熱情地和陳馳聊起她的第一位房客“小劉”時,陳馳堅信,分享經濟在中國遇到的所有信任難題終究會隨著人與人之間的交流迎刃而解。投資人突然跑了,陳馳一度抱著老婆哭陳馳原本是一位婦產科醫生。1992年他從醫科大學畢業時,家里人幫他選擇了這條路。顯然,這是一條平穩、沒有多少風險的路,但陳馳卻并不甘心,他渴望感受時代的變化、渴望接觸新的事物。從醫院辭職之后,陳馳做過醫藥銷售、也去過大型的互聯網企業,直至進入趕集網成立螞蟻短租,陳馳認識了短租這一在中國可謂前所未有的行業。拿出自己的家與陌生人分享,居然有如此奇妙的行業!陳馳決定自己創立一家短租平臺,一個能盡可能讓房東和房客交流的短租平臺。2012年,他和幾個朋友一起湊錢創立了小豬短租。然而,創業絕非易事。要讓投資人百分之百地信任短租行業的前景、相信小豬的前景,要讓投資者拿出真金白銀,也并非易事。2013年時,剛滿一歲的小豬短租正準備B輪融資,但之前談好的某大基金卻突然跳票了。這對陳馳是一個不小的打擊,他原以為大基金靠譜拒絕了一家規模比較小的基金公司。他不得不再回頭找那家曾經被自己拒絕的小基金公司,但結果并不令人感到意外:陳馳被拒絕了。從公司運營的角度來說,這或許是陳馳創業以來最無助的時刻,那時的他甚至曾經抱著老婆哭。最后,陳馳還是找到了新的投資者,并成功取得了投資者的信任。時至今日,陳馳已經可以非常平靜從容地敘述這一些經歷。而當記者問及這是否就是陳馳創業過程中最大的困難時,他甚至一笑而過,“當然不是,這算什麼。”陳馳的回答令記者感到頗為意外,“最大的困難是說服我媽。”陳馳說。陳馳的媽媽李阿姨把自家的客臥放上小豬做短租想讓母親拿出一個房間做短租,被一口回絕那是2012年的時候,小豬剛剛創立不久,而短租類的分享模式在中國也是一件極其新鮮且不能被大多數人接受的事。小豬很快就感受到了擴展房源方面的阻礙,大部分房源陳舊且缺乏打理,人們肯將房子拿出來的短租是因為它是“雞肋”,而并非愿意分享自己的家。絕大多數人對陌生人沒有信任感,對于短租模式也沒有信任感,就連陳馳的母親也同樣如此。陳馳希望母親能把在成都的家拿出來做短租,那套房子擁有一個50多平米的寬敞臥室,臥室中還包括一個小書房和獨立衛生間。在陳馳看來,這是父母家中一個閑置的、相對獨立的空間,很適合做短租。然而,陳馳的提議卻立即遭到了母親一口回絕。2012年時,陳馳的母親已經是一個65歲的老太太了,觀念相當保守,而陳馳的父親則需要坐輪椅。陳馳母親根本無法接受有陌生人住進自己的家,她覺得既不安全又不方便。她說,自己需要照顧陳馳的父親,哪還有空去照料那些素不相識的房客們。母親的回絕讓陳馳感到相當沮喪。陳馳知道,母親的想法代表的是絕大多數人的觀點,對于短租、對于分享經濟,人們就是如此不信任,甚至都不愿意給一個機會。“我連自己媽都說服不了,還怎么說服別人?”陳馳說,這是令自己感到相當挫敗的事,作為一個短租平臺的創始人,卻連自己的家人的信任感都沒法取得。陳馳當然不愿意輕易放棄。他已經認定,說服母親是自己必須功課的一道坎。那段時期,陳馳使出渾身解數,每天軟磨硬泡,試圖說服母親。他甚至不惜在母親面前做出各種“可憐”狀。終于,母親心軟了,勉為其難地同意試一次。陳馳心里當然知道,母親點頭并非從內心認同短租模式,也絕非愿意去相信陌生的房客。她僅僅是因為對兒子的心疼,她不想看到兒子難過和失望。陳馳也沒有指望母親真的能馬上理解他的事業、真的理解什麼叫分享經濟。他覺得,只要母親愿意邁出嘗試的第一步,那便已經足夠了。但陳馳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僅僅一個月后,母親的觀點竟發生了徹徹底底的轉變。“有一天我打點電話給我媽。我說:媽你在干什麼?我媽說:我在和小劉一起散步。我說:小劉是誰?我媽說:小劉就是那個來租我們家房子的學生,她還幫我一起照顧你爸。”陳馳回憶起母親電話中的聲音,和一個月前說起短租相比,似乎連語音語調都有變化。一個月前,她談起可能要面對的房客還充滿了焦慮和遲疑;一個月后則變成了親近和興奮,親近來自與房客“小劉”給她帶來的驚喜,而興奮則來自于她發現居然不需要特別做些什麼就能賺一筆錢。從此以后,母親成為了陳馳事業上堅定的支持者,在“小劉”之后,陳馳的母親不但接待了許多來自全國各地的房客,房客們和陳馳的父母一起吃飯聊天,推著陳馳父親的輪椅在小區里散步,有不少房客還成為了陳馳父母的朋友。小豬的房源:由建筑師馬清運設計的“井宇”找商住公寓拓展房源更容易,但那不是原汁原味的分享通過熟人之間推廣和口碑的累計來增加房源,這是長期以來小豬擴大房源一直沿用的方法,也是陳馳希望秉承的分享經濟模式。陳馳坦言,自己離開螞蟻短租除了有對于自己創業的向往之外,另一大愿意是對于螞蟻短租的發展模式產生了不認同。陳馳覺得,同樣因為早期中國的普通大眾對于短租和分享經濟信任感較低的原因,螞蟻短租在發展策略上做了調整,變得不那么注重“分享”。“比如開始選擇大批的酒店式公寓作為房源。”陳馳說,這種調整并非不對,但在他個人看來,始終更愿意推廣更原汁原味的分享經濟。“酒店式公寓的房子確實裝修地好、標準化,但大部分公寓并不是房東的家。”然而,當陳馳真正開始自己創業時,他才發現現實的無奈。小豬創立之初也遇到了同樣的問題。陳馳回憶,最開始時小豬能掌握到的房源很少,質量也不高,大多是那些地處偏遠又裝修簡陋的房屋。當時小豬團隊也曾一度因為急于拓展房源,走上了國內其他短租平臺發展的老路。“我們的團隊當時也去找商住公寓談,可能一談就有好幾幢樓上百套房源,而且質量也好,這種拓展房源的方式速度確實是很快的。”但是陳馳卻很快決定放棄這一做法,“我后來覺得不能繼續這樣做,因為我們也走了同行的老路了。這已經不是把自己的家分享出來,沒有任何溝通和社交,當然也并不存在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問題。”陳馳和小豬團隊徹底調整了思路,不再采用傳統的地推方式、銷售方式,而是從自己和身邊的親友開始,一家一家地去勸說,讓他們把家門打開,拿出自己的房子加入小豬平臺做短租,拿出自己的家與陌生房客分享。陳馳本人和他的員工們都拿出了自己的家放上平臺做短租。也就是在那個時期,陳馳說服了自己的母親。而此后,陳馳的母親不但對短租的認識徹底改觀,更是把這一有趣的賺錢方法推薦給了自己的兩位老同學。與陳馳一樣,小豬的員工們也勸說著自己的親友,這些親友團構成了小豬的第一批房東,而親友們再勸服他們的親友。就這樣,口碑和信任一點一點地建立起來,一直到如今,小豬已經在300多個城市擁有了超過10萬套房源。中國女排退役運動員薛明開設的花房民宿為增加信任感,中國式改良同樣必要不過,短租模式在中國發展至今,無論在信任基礎還是在行業的生態環境上,依然面臨著眾多難點,雖然近年來兩者已經有了很大的改善。正如今年12月14日,陳馳曾在執惠2016中國旅游大消費年度峰會上詳細闡述了他對于整個行業的看法。在陳馳看來,分享經濟雖然看起來很美好,但在中國做卻有四大挑戰,除了房源獲取難度大之外,還包括交易環境問題、用戶體驗的構筑以及法律監管挑戰。在面對這些挑戰時,其他平臺對中國的短租模式做了大刀闊斧的“改良”,強化平臺對于交易的介入力度,弱化“分享”。陳馳并不愿意去評判哪一種模式更好,在他看來在中國進行了“改良”的短租模式得以受到認可也是源于需求的存在,但陳馳依然堅持原汁原味的分享模式,并不讓小豬直接介入到房東和房客的交流溝通之中。但于此同時,小豬也在做著種種改變和中國化的調整,讓用戶和房東的信任感加深。比如:必不可少的要求是房東必須做到實名認證,這讓小豬的房源更安全、更可信。同樣為了增加用戶的信任感,小豬的工作人員一家一家上門進行實地考核、拍照,鼓勵住客寫點評。實拍圖讓小豬擁有了更多愿意信任它的用戶。而當支付寶推出了芝麻信用之后,陳馳第一時間找上了門,接入了第三方征信數據。目前,小豬又大規模地為平臺上的房源提供智能門鎖。……各種服務的完善讓小豬的房東和房客數量日益劇增。自發將房源放上小豬這一平臺的房東也越來越多。小豬的房源原來越多,北京單向街的書店也成為了短租房源無意內戰,共同的競爭對手是酒店2016年對于中國的短租行業來說是充滿變革的一年,短租平臺格外受到資本方的青睞,小豬便在2016年11月宣布獲得了合計6500萬美元的C+和D輪融資。但與此同時,中國短租平臺的兼并也已開始:2016年6月,途家并購了螞蟻短租;10月攜程、去哪兒將旗下民宿業務并入途家;11月,業內傳出了來自美國的短租業“鼻祖”Airbnb有意收購小豬短租的消息。對于Airbnb是否確實有意收購,陳馳并沒有予以回應。但陳馳卻并不畏懼同行的競爭,無論它是來自國外的短租巨頭還是中國本土的有力競爭者。“現在還遠遠沒有到短租行業內部競爭的時候,我們的共同對手是酒店。”陳馳說。1月10日,易觀智庫發布了《中國在線短租C2C市場專題分析2016》。這份報告中最值得一提的是商務出行站短租出行用戶的比例。根據報告數據,在線短租月活躍用戶占在線住宿領域預訂活躍用戶超過15。度假旅游用戶仍占據短租用戶的最大比重,達到50.5%;但商務出行用戶的比例卻首次突破了三成,以36.5%的占比異軍突起,成為僅次于度假旅行的數值。度假旅游用戶和商務出行用戶二者占據短租市場出行用戶總數的近九成,其次才是探親訪友用戶占10.4%;異地醫療用戶占2.6%。這些數據從側面說明:中國的短租業正在“蠶食”經濟型酒店的市場份額;信任感的加深和對交流、溝通的渴望正在取代對于標準化的依賴。

關鍵字標籤:Taipei Songjiang apartment rental